留住村醫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才有保障,健康扶貧用財用力更要用心
2019-08-07 09:41:2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7月4日,四川省樂山市馬邊彝族自治縣村醫周偉超在為村民羅元芝看病。周偉超是樂山市“民族醫士班”畢業生。羅元芝告訴記者:“周大夫很好,我經常給他打電話,他會把藥送到家里。”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劉昶榮/攝

四川省樂山市人民醫院設立了專門服務貧困戶的結算窗口。7月5日,來自樂山市峨邊彝族自治縣的一對夫妻為丈夫的侄女結算手術費。侄女是孤兒,也是貧困戶,她享受了當地的健康扶貧補助。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劉昶榮/攝

“長期以來,衛生健康資源始終存在著資源總體不足、分配不均衡的問題,農村貧困地區尤其突出。”7月9日上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衛健委”)扶貧辦主任、財務司司長何錦國,在國家衛健委新聞發布會上指出我國貧困地區醫療衛生資源不足的現狀。

為了全面摸清基本醫療有保障的現狀和底數,2019年1月,國家衛健委會同國家醫保局、國務院扶貧辦,對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和建檔立卡貧困村開展了全面排查。排查發現,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還有46個鄉鎮沒有衛生院,有些鄉鎮人口非常少;有666個衛生院沒有全科醫生或者執業(助理)醫師,其中80%集中在“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1022個行政村沒有衛生室,6903個衛生室沒有合格的村醫,其中53%集中在“三區三州”;1495個鄉鎮衛生院、24210個村衛生室沒有完成標準化建設。

安徽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書記單向前表示,今年5月以來,安徽省衛健委對照“基本醫療有保障”標準內涵,利用1個月時間,對安徽省70個涉貧縣區的14022個行政村進行逐村摸排、反復核實,發現有168個村無合格村醫,在這168個村中有43個貧困村。這是實現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的突出問題和短板。

年底全面消除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人員“空白點”

為消除“空白點”,安徽省啟動“百醫駐村”行動,從省、市公立醫院選派優秀醫療人才,自今年7月初開始深入全省村醫空白村,駐村幫扶兩年。首批從安徽省屬醫院選派50人,解決最突出的貧困村問題,每村派駐1人,任村衛生室負責人。余下的由市、縣、鄉統籌選派,今年7月底陸續進駐。

今近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印發《關于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指導意見的通知》作出了全面部署。國家衛健委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印發了《解決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工作方案》,指導各地堅持目標標準,強化政策措施,全面解決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兩不愁三保障”指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記者注)

在新聞發布會上,何錦國明確表示,力爭到2019年年底前,全面消除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人員“空白點”。“除了地方積極投入以外,國家層面也采取了很多力度非常大的措施。”何錦國介紹,中央去年協調中央財政專門給貧困縣安排了23.3億元,今年又對368個深度貧困縣安排了25.7億元的資金,這些專項資金全部用于解決縣鄉村醫療衛生機構提高能力的問題。“對消除村衛生室機構和人員‘空白點’問題,我們充滿信心。”

健康扶貧,用財用力更要用心

據四川省樂山市市委常委、副市長胡強強介紹,截至目前,樂山市有貧困縣兩個,貧困村減少至33個,貧困人口1.26萬人,貧困發生率0.5%,因病致貧貧困戶從2013年的2.9萬戶減少至1600多戶。

這兩個貧困縣中,其一是馬邊彝族自治縣(以下簡稱“馬邊縣”)。該縣的縣委書記郭正強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從財政支出上算的話,健康扶貧占整個縣扶貧資金的40%左右,但是相對于住房保障、教育扶貧等方面,健康扶貧更費心力,“一方面政策要很詳細,另外一方面申請醫療救助、申請健康扶貧基金都需要一定的程序,老百姓是搞不懂的,需要幫扶干部去引導、宣傳和幫助。”

6月12日,馬邊縣人民政府和四川省華西醫院簽訂建設嵌合型醫聯體合作框架協議。華西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于洋現在在馬邊縣人民醫院擔任副院長。于洋感慨,來到基層醫院,才能體會到基層醫療服務的不容易。“在成都,大家都有很強的健康意識,城市里的孕婦懷孕期間恨不得每周都到醫院檢查一次,但在馬邊縣,孕婦們之前有在家里生孩子的傳統,這樣的觀念雖然在改變,但是讓她們建檔立卡、定期來醫院產檢卻很難。”

馬邊縣人民醫院的急診常常接到在家里生孩子不順利才送到醫院來的孕婦,而這樣的孕婦往往此前也沒有在醫院做過檢查,給接診大夫帶來巨大的挑戰。

“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是包括馬邊縣在內各貧困地區的工作目標。在國家大力的財政支持下,吃穿、教育、住房方面,困難群眾會積極主動地改變現狀。而健康扶貧方面,則需要和當地多年遺留下來的傳統觀念進行博弈,局面更嚴峻。

正如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司長宋樹立在新聞發布會上所說:“基層的醫療衛生工作,特別是貧困地區的基層工作難不難?肯定難。不難不叫攻堅戰,不難不用解決突出問題。”她接著說:“是不是無解?不是。”

或許可以從一組數據中知曉目前我國健康扶貧工作的成績: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已經全部建成至少1家縣級公立醫院,這就意味著每個縣至少有了縣人民醫院,有的縣還有縣中醫院、婦幼保健院。其中,773個縣至少有1家縣級醫院達到了二級醫院的服務能力,占比92.9%。

在832個國家級貧困縣所轄的12899個鄉鎮當中,超過1.1萬個鄉鎮的衛生院基礎設施已經達標,占比88.1%;1.2萬個鄉鎮的衛生院至少擁有1名全科醫生或者執業(助理)醫師,占比94.5%;在16.6萬個貧困地區行政村和建檔立卡貧困村當中,13.8萬個行政村的衛生室基礎設施建設達標,占比83.1%;15.8萬個行政村的衛生室至少已經擁有1名合格的鄉村醫生,占比95.2%。

何錦國補充說:“三級醫院對口幫扶全國832個貧困縣縣醫院實現了全覆蓋,也就是說,到832個貧困縣去,任何一個縣的縣醫院肯定都有三級醫院的醫務人員在蹲點幫扶。”此外,2019年上半年,全國貧困患者醫療費用個人平均自付比例控制在10%左右,全國1435萬貧困大病和慢病患者得到基本救治和健康管理服務,670萬戶因病致貧返貧貧困戶實現脫貧。

責任編輯: 梅長蘇
    彩经双色球杀号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