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基金頻道 > 正文
鄧立新庭審畫面曝光,中郵基金原投資總監老鼠倉成交35億
2019-11-12 09:59:40 來源: 中國經濟網

早在2017年時,市場曾傳出中郵基金原投資總監鄧立新被帶走調查的消息。此后,中郵基金發布公告稱,鄧立新“因其個人行為,正在接受相關部門調查”。時隔兩年之后,鄧立新的情況終于浮出水面。

近日,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了“鄧立新、孫德鴻、王紅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一案 ,鄧立新的庭審畫面和相關案情也隨即曝光,這位曾經的投資總監利用8年時間,共涉案成交金額34.7億余元,非法獲利5507萬余元,而他管理的公募基金則虧損累累。

投資總監鄧立新“老鼠倉”案大白天下

2017年時,市場突然曝出中郵基金原投資總監鄧立新被帶走調查的消息,如今兩年時間過去了,2019年11月5日,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了“鄧立新、孫德鴻、王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一案。隨著庭審畫面和案情的曝光,也讓外界終于知曉了此次“老鼠倉”的全部事實。

開庭信息顯示,公訴人稱,鄧立新系為金融機構從業人員,在金融機構從業期間,掌握了中郵核心成長混合基金、中郵核心優勢靈活配置基金的標的股票名稱、數量價格、盈利預期和買賣時間節點等非公開信息,利用上述掌握的非公開信息, 自2009年3月至案發前止, 單獨或伙同孫德鴻、王紅一起操縱上海、北京兩地的12個股票賬戶,先于、同期或稍晚于上述兩只基金買賣相同股票。

經有關機關統計認定,鄧立新涉及成交金額34.7億余元,非法獲利5507萬余元;孫德鴻涉及成交金額16.8億余元, 非法獲利2927萬余元;王紅涉及成交金額1338萬余元,非法獲利1628萬余元。

在庭審中,鄧立新表示,他與孫某鴻是有次坐在一塊的時候,提到可以由他來提供信息,孫某鴻提供操作賬戶,并且約定產生的收益五五分成。

此后,鄧立新和孫某鴻各出資200萬元,打到其中一個賬戶中,該賬戶操作了幾年之后,因擔心同一賬戶交易時間太長,又把錢挪到了其他賬戶繼續操作。其中早期涉及的賬戶主要有3個,后期又把錢挪到了另外兩個賬戶。

不過截至案發時,鄧立新和孫某鴻還未就收益部分進行分成。另據孫某鴻表示,賬戶里面的錢一直處于滾動操作中,所以一直也沒有談到分錢的事。自案發時,雙方共同交易的賬戶共有金額約3000萬元,大部分為現金。其中,400萬元為雙方的初始投入,2500萬元為獲利金額,還有100萬元孫某鴻表示是他自己的錢。

庭審現場(從左往右依次為:王紅、孫德鴻、鄧立新)

鄧立新還供述,對于他和孫某鴻一起控制的賬戶,自己也曾經有獨立操作過,主要是利用出差或是在家里的時間,但是對于獨立操作的這部分有過多少獲利,則表示由于時間太久了已經記不清楚了。

公訴人表示,鄧立新作為基金管理公司從業人員,利用其職務獲取的非公開信息違反規定,從事或告知他人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交易活動,情節特別嚴重,孫某鴻、王某明知道鄧立新知悉的信息是非公開信息,仍伙同鄧立新就該信息進行證券交易活動,情節特別嚴重。但截至庭審結束,該案并沒有當庭宣判。

借助牛市反成中郵基金三大明星基金經理之一

資料顯示,鄧立新曾擁有長達近25年的證券、基金行業從業經歷,曾先后在工商銀行(5.760,-0.01,-0.17%)、華夏證券、首創證券、中郵基金等公司任職。在華夏證券,他曾任該公司北京三里河營業部交易部經理;在中郵基金,鄧立新歷任基金交易部總經理、投資研究部投資部負責人、投資部副總監等職位。

根據其在中郵基金的管理經歷,2011年5月,鄧立新開始擔任中郵核心成長基金經理;2012年8月—2017年3月,擔任中郵核心優勢基金經理;2015年7月起,任中郵創新優勢基金經理;2016年1月起,任中郵風格輪動基金經理;2016年4月28日起,任中郵低碳經濟基金經理。除中郵核心優勢外,其余4只基金公告鄧立新的離任日期均在2017年9月4日。而根據庭審時鄧立新自述,其是2017年3月29日,被遼寧省公安廳從家里帶走的,中郵基金公司公告鄧立新的離任時間整整晚了5個月以上。

中郵基金此前的風格非常偏重成長股,在2014年牛市之后,該公司涌現出多位明星基金經理,其中最耀眼的就是任澤松。2015年3月份,中郵基金為鄧立新、任澤松、許進財分別成立各自的“工作室”,在當時,這也是公募基金公司為留住人才而普遍進行的人才激勵探索。

據中國經濟網記者統計,中郵核心成長在2014年和2015年,凈值分別上漲38.80%、49.77%;中郵核心優勢同期分別上漲28.01%、60.06%。在鄧立新管理過的5只基金中,也僅有這兩只經歷了2014年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從此后的另外3只基金業績來看,鄧立新的管理業績則明顯“變臉”,中郵創新優勢、中郵風格輪動、中郵低碳經濟在鄧立新管理期間的回報分別為-13.90%、18.36%、-21.50%。就算是這其中業績為正的中郵風格輪動,在2017年的股市大漲年份,凈值也僅僅上漲了6.82%。由此可見,鄧立新從業經歷之中的輝煌僅僅來自于2014、2015這兩年而已。

而三大明星基金經理的另外兩位,任澤松和許進財也分別在2018年6月25日、2018年10月17日從中郵基金離職,而從業績看,任澤松在2015年及以后接手的基金業績全部為虧損,許進財在此之后管理的基金雖然多為正收益,但也表現平平。

責任編輯: 梅長蘇
    彩经双色球杀号专家